早早入场科技赛道,这家CVC的硬核与浪漫
2022 06/21

如何入场硬科技赛道,把握住巨大的增长空间

作者丨周峰
编辑丨子钺

未来5-10年,最有确定性的赛道是什么?

以智能化为代表的新一轮数字化,肯定是排名靠前的答案之一。创业邦研究中心《2021中国数字化全景图谱与创新企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近3年中,数字化领域融资事件比重均高于50%。

数字化的推动,离不开核心科技的支持。可以预见,在未来的5-10年内,包括智能制造、芯片、底层算法、大数据等在内,核心科技将会成为最有价值的投资方向。

但科技赛道壁垒高,回报周期长,因为潜在的技术替代,投资风险同样居高不下。对于投资机构而言,如何掌握合理的科技投资方法,是下一个十年中不得不面临的挑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科技投资中,企业高立(CVC)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,并成为业内风向标。

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、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日前透露,腾讯、联想、小米等25家龙头企业通过产业投资方式,投出了近400家国家级/省级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。其中,联想旗下产业投资机构高立共投出39家“专精特新”,占其投资案例总数的29%。

李毅中在署名文章中指出,龙头企业在行业里代表了专业方向和发展潮流,自身具备深厚的产业背景,且倾向于在自身所涉产业链中进行布局,更有能力识别出具备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。

翻看高立的投资记录不难发现,200多家创新科技被投企业中,已有11家成功IPO,成立六年跻身中国VC TOP 30、CVC TOP 10。

作为专注早期科技项目的产投机构,高立自成立之初,就开始了对硬科技领域的支持。如何入场硬科技赛道,把握住巨大的增长空间?高立的做法或许能给出问题的答案。

01
CVC2.0
用科技投资建立未来前哨

高立成立前,联想刚刚度过而立之年。如何让一家已有30年历史的公司在未来的发展中,继续拓宽业务边界,持续创新,对整个公司而言是一项挑战。

由此,联想集团决定做一支科技产业基金,通过风险投资+内部孵化,探索IT的未来,做集团的科技瞭望塔。

2016年高立正式成立,定位于坚持投资早期科技,投资方向聚焦智能互联网,包括物联网、边缘计算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及赋能行业的机会。这些技术方向成为了联想如今的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,已投的企业已经与集团紧密联动。

高立总裁贺志强将这种服务于企业未来战略规划的高立模式称为“CVC 2.0”。他给团队画了“两个圈”:一个圈是联想正在从事的业务,另一个圈是IT行业的未来。而高立的任务就是投资IT行业未来,让两个圈子的重叠范围越来越多。

这与传统企业高立仅仅围绕既有业务的上下游展开投资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我们的投资是为了联想的未来,通过投资构建出与联想紧密融合的大生态。”贺志强介绍,高立CVC 2.0的管理运作和决策链路与财务VC相似,独立且灵活;投资大方向与集团战略保持一致,但不拘泥于当前业务,以更前瞻的目光布局未来创新,成为母公司探路的雷达和探索新业务增长点的排头兵。

以2020年4月,高立入股AI独角兽企业第四范式为例。伴随投资的还有战略合作,利用第四范式的人工智能平台,联想与其打造出了AI一体机服务器,去年销售额突破了1亿元规模。此外,第四范式已经成为联想安卓事业部的智能软件提供商。

无论在端、云,还是在边缘,联想擅长的业务是提供算力和算力的软硬件。在计算这个大赛道中,未来一定会在某个时间点、某个阶段和联想的业务发生深度的协同与合作。而这些合作在赋能初创企业的同时,也会反哺联想,形成多方共赢。

这样的故事已经发生在了智能制造、智慧城市、智慧工业、智慧医疗、智能驾驶等今天已经和联想产生重叠的领域当中。

贺志强分享过这样一个案例:在向传统行业推广数据智能、工业机器人等技术时,联想会将自己的团队与被投企业组织在一起,牵头形成完整的解决方案。

这种与被投企业协同作战的打法,得到了不错的效果。以服务集团战略为目标,保持独立灵活的管理方式,并协同被投企业反哺母公司的CVC 2.0模式,不仅让联想的竞争力得到提高,也让初创企业有机会得到发展。

02
专注早期科技
为专精特新雪中送炭

对高立的投资案例梳理观察,你会发现这家机构在热门科技领域切入的时间,往往比同行提前。

以从2019年开始,因“缺芯”成为全球焦点的半导体行业为例,高立早在2017年和2018年,就开始对半导体行业布局,投资了寒武纪和芯驰科技。

直到今天,高立在芯片行业的布局仍然领先一步。

2021年种子轮注资的此芯科技,定位高性能ARM芯片,对标苹果M1——这家公司完成天使轮融资时,已经收获了上亿元人民币投资。

联想投资多轮的后摩智能,利用其存算一体架构,拥有对传统计算机芯片“弯道超车”的希望。

高立团队从行业大趋势中感觉到,大算力将是未来社会发展和国家竞争的重要基础,新的计算应用平台,比如:车载计算、机器人计算、ARVR、IoT、等多个场景,将催生未来10年对算力数以百倍计的需求。联想在这个领域具备天然优势。

换句话说,提早入局,把握关键赛道,本质来自对科技和行业的深刻理解。

每年进入12月下旬,高立都会切换到行业研究的工作节奏中,对行业进行反复扫描,用两个月的时间做系统性的行业研究。

在充分研究的基础上,高立每年都会在细分的技术方向上制定详细的投资策略。CVC 2.0的定位,结合详尽深刻的行业研究,让高立能够提早把握产业趋势,对关键领域提前布局,也让坚持早期核心科技投资的理念,融入到团队的DNA中。在资金、业务等资源外,为被投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支持,协助公司能够健康、长久地发展。

以被投企业京微齐力为例。其前身是核高基FPGA项目承接单位,团队具备完整的FPGA关键技术,自主专利超200项,国内排名第一。但在高立投资前,公司正面临严重的资金压力,而且股东结构极其不合理。

看好FPGA在国内的发展前景以及京微齐力团队的优势后,高立坚定投资,和公司一起解决了一系列问题,协助其完成三轮融资,并连续超额加注。在投资当年,京微齐力便实现了5倍的业绩增长。去年累计出货量超1300万颗,并和联想IDG、ISG在PC及服务器/数据中心两个方向开展合作,估值增长3倍。

在高立的“雪中送炭”下,如今已经有40余家被投企业入选国家级和省市级专精特新企业,覆盖核心部件、ARVR、机器人、工业软件等十多个领域。

03
20%不设限
投资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公司

在高立的投资组合中,会出现超出 “早期核心科技射程的的项目,包括宁德时代。彼时公司估值已经达到了800亿元。

在高立CVC 2.0的理念下,80%的投资聚焦于早期核心科技,但永远有20%会投入到未来最有想象力的领域当中。

2017年,贺志强和团队就研究判断:电动汽车是一个难得一遇的产业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巨大的机会,也将会成为PC、手机后,业务额最高的智能硬件。2017年投资蔚来后,高立坚定下注动力电池领域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,目前后者已经市值过万亿。

此后,围绕着智能汽车产业链,高立也进行了全方位布局,在自动驾驶领域,布局了轻舟智航、一清科技、中科慧眼、懂的通信等;在汽车芯片领域,也投资了芯驰科技、比亚迪半导体、臻驱科技、寒武纪行歌等企业。

谈及未来,贺志强表示高立仍然会坚持早期科技投资的定位不会改变。在今年4月6日,联想集团2022/23财年誓师大会上,他用数据说明了这点。

在过去的一年中,高立投资组合中30%都是天使轮项目,去年新投资的48家公司中,也有17家处在天使轮阶段。这17个天使轮项目包含了芯片、手术机器人、AI制药等多个领域。

在贺志强的心目中,这类项目被称为“原始创新”,不仅决定了联想的未来,更指引着未来科技的发展方向。

© 2016-2022 高立 &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.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