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持“专精特新”企业需“一企一策”
2022 06/28

去年以来,“专精特新”一词频频出现在聚光灯下。2021年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,要强化科技创新和产业链供应链韧性,加强基础研究,推动应用研究,开展补链强链专项行动,加快解决卡脖子难题,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。

在“专精特新”赛道上,高立跑在了前面。2016年成立以来,高立累计投资创新科技企业超200家,去年新增投资48家,获新一轮融资70多家,累计上市企业11家。截至2022年4月,已有39家被投企业入选国家级和省市级专精特新企业,而随着各地专精特新企业名单持续更新,最新数据更是达到42家,专精特新企业数占总投资企业比例居中国CVC投资机构第一名,覆盖核心部件、ARVR、机器人、工业软件等十个领域。

“高立能投出这么多专精特新,是因为这些年的投资瞄准了两个大的周期——智能互联网、产业互联网及其相关的核心部件,同时也跟坚持投入硬核科技有关。”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、高立集团总裁贺志强说。

高立成立之初就明确了投资以“IoT、边缘计算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”为核心的智能互联网及赋能行业的机会。在高立投资这些专精特新企业时,他们往往并非“风口”,很多还面临比较严重的问题和挑战,估值被严重低估。但是高立在认定这些企业的核心价值后,做到了“雪中送炭”,帮助他们解决问题,共同进入下一个高速发展阶段。

为针对性扶持“专精特新”企业,高立专门成立了生态建设和战略投资部,进行差别化服务。第一种模式是进入联想供应链,比如耐德佳、京微齐力。第二种模式是跟联想一起面对客户。比如,寒武纪把生产的芯片加联想的服务器,直接给客户交付。第三种模式是资源扶持。“包括构建团队、招募人员、市场、政府关系,帮他们解决种种问题。比如数码大方,我们当时就觉得需要一个非常有经验的管理者,帮企业把销售体系管理做起来。于是我们去跟数码大方总裁雷毅一块设计股权激励方案,怎么保证招到的人能留下来,怎么保证对方能把签单的事做好。”贺志强表示。

在服务“专精特新”企业过程中,高立也实现了与被投企业之间的双向赋能。“最早我们只是想着帮助被投企业,但很快发现互相帮助的作用特别明显。”贺志强说,一些比较优秀的被投企业,会给我们中国区的核心团队介绍他们的技术和业务,“我们也从中收获很多。比如,我们的产品能与银行进行合作,不仅仅是因为联想服务器做得好,也是因为上面叠加的寒武纪和第四范式的解决方案,更有效地为客户解决了问题。”

中小企业数量庞大,如何精准投出未来能够脱颖而出的“专精特新”?在贺志强看来,首先,最重要的就是企业的技术是不是够硬核。其次,要判断的就是这个科技是不是能够大规模产业化。“其余的都和其他项目的判断标准一样,包括团队、时机、竞争、风险等等。”

与互联网模式投资不同,科技投资的周期会长很多,投资这些企业必须付出足够的耐心。贺志强表示,对于专精特新企业培育,国家需要大力扶持。他建议,一方面鼓励大企业并购,另一方面政府要扶持创新企业的早期发展。“对于新能源汽车、光伏这种产能型行业,政府的扶持发挥了很大的力量,补贴、指标等等措施。但专精特新企业体量没有那么大、涉及行业多,扶持政策也要有变化,需要‘一企一策’。比如,国产CAD软件,需要政策支持国产替代,让更多企业用起来。”贺志强说。

“我们今年的原则就是精益求精。但投资节奏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每年投30至40家新的公司。今年已经投了十几个项目。”贺志强透露,算力是一个重要的投资方向,包括:AR/VR计算、车载计算、机器人计算,AIoT计算、Web 3.0元宇宙计算、量子计算、类脑计算等。

来源: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

© 2016-2022 高立 &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.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