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“让更多人更懒起来”,他做成一家全球化的头部元宇宙企业 | Tech Story
2022 06/30

在元宇宙领域创业,DataMesh是典型的“向实”派。

你敢相信,促使创始人李劼离开微软回国创业的最大动力,竟然是“让更多人更懒起来”。这不是一句玩笑,而是他对制造业企业主、一线工人需求的真实洞察:

少一些繁复无效的培训,不用打开图纸,用手机一扫即可获取实时的工序排布,对于一线工人来说,便是真正减少了重复性劳动,提升效率,享受到数字化的便利。

对于企业主来说,数字孪生真正提供了提高生产效率、改善少子老龄化带来的知识和经验流失等问题的解决方案。在企业元宇宙的世界里,李劼强调,用ROI(投资回报率)说话。

【5分钟走进DataMesh和李劼的创业故事】

让数字孪生做到人人可用、随处可用,从底层做起最终打造真正的企业元宇宙,这是李劼创办DataMesh时的初心和愿景。从8年前在西雅图起步,到如今东南亚总部设在新加坡,在中国、日本等地开设子公司,收获6轮融资,发展成为全球化的企业元宇宙头部企业,DataMesh赋能全球20亿一线工人的目标,正在一步步落地。

接下来,我们将通过11个问题,走进李劼和DataMesh的创业故事,跟随时间线勾勒出DataMesh在企业元宇宙的探索轨迹,从文字中领会李劼创业历程中那一份自洽与清醒。

#创业初心
“让更多人更懒起来”

高立:您早年间供职于微软,是Office 365 SharePoint团队的核心成员,Office 365将办公软件与云服务相结合,服务的是白领人群的协同效率提升。为什么直接从服务白领跳跃到服务蓝领一线工人?

李劼:当年在微软,Office 365定位是SaaS订阅服务,按年收费。它的受众是全球信息工作者,他们在工作中要使用Word、Excel、PPT等工具,可能还在用邮件、Teams、Lync聊天,还可能同时使用这些工具完成一件事情。赋能信息工作者这件事,范围变得非常大非常广。然而对于非信息工作者来说,比如麦当劳的店员,利用数据让他做好报销、审批这些流程,便能让他更好地享受到数字化带来的好处。

【应用于车间指导工人工作】

于是出现两个分支:一个是向横向发展,怎么用更简单、更便宜的方法完成以前较为复杂的事情;一个向纵向发展,怎么用更好的数据支持一线员工的业务。通常来讲,大企业内部更多考虑的是更普遍的、广度的应用,垂直应用更容易出现在外部创新中。

我们当时的团队叫做数据支持体验,未来人类所有的体验应该是由数据、AI决策。你需要什么数据?它应该以正确的方法送到你面前,能够让你更快、更好地完成工作,有更多的时间摸鱼。我觉得人类进步的动力是懒,我们想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,就是让更多人更懒起来。那时我们在微软,看到很多数据支撑和客户需求,都在指向纵向发展这条路,其中蕴藏着非常大、非常广的市场。出来创业,我们的大目标非常清晰:数据决定体验。

【应用场景:富士康智慧工厂】

至于为什么聚焦到服务一线工人,则是源于我后来在广联达接触建筑行业、搞BIM(建筑信息模型)的经历。当时我们调研,未来在数据化结合非常好的情况下,能够把“智慧工地”这件事做起来,比如给工人戴上智慧安全帽,在他干活时能做到可管理、可视、可控。往更广的方向想,我们能做的,可能不只是建筑,它可能是任何的数据,比如经验的数据、人的数据、知识的数据等等,都能放到一起。既然BIM可以放进来,未来其他模型能不能进来?ERP这些工具能不能进来?如此扩展延伸,总结起来叫数字孪生。

那时候,我们去做数字孪生需要很大的勇气。要知道,在2014年谈BIM和今天谈元宇宙真的是完全一样,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。

高立:创业初期,在工业领域的协同软件市场是什么格局?

李劼:当时不管是协同还是设计领域的软件,在国内基本都是空白。在海外有非常多这种类型的软件,国内要么用盗版,要么是买的不知道转了几手的软件。我们当时考虑的是,制造业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根基,包括建筑业是中国GDP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们“数据决定体验”的目标,需要一个足够大的落地场景,把数字孪生运用到制造业,可以真正地服务更多一线工人。

这是创业选择的问题,它要有耐心的,要有忍耐力。当时至少有一点,我们想得很清楚,把数字孪生赋能真正往前做一点,让这个世界稍微往前一点点就够了。如果创业单纯为了赚钱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。

#打磨产品
为客户降本增效

高立:针对一线工人的现实需求,DataMesh当时做的产品规划是什么样的?

李劼:我们产品的底层是FactVerse,它里面存有数字孪生体,基于数字孪生产线或者物体数字孪生,加上一线人员的XR端(比如说用眼镜或者手机)把数据叠加进去,增强快速操作能力,这是我们当时非常标准的方法。

【BIM+XR施工与运维】

很多承建商都购买DataMesh Director,它就是直接拿一个手机到现场一扫,当时的工序应该是什么样马上就能出来,比如工程在什么位置上,管线排布在哪儿...不需要打开图纸,所见即所得。这样的方式能把数据和一线终端结合起来,赋能一线工人。

高立:我们的业务场景主要锁定在培训、流程、规划和售后,对于客户来说,投入产出比怎么样?

李劼:举个例子,我们在某老龄化较为严重的国家有家客户,它是第一大售后支持企业,它采购我们的产品,最初考虑的是企业社会责任。因为本国老龄化问题,农村老人需要赡养,要让赡养老人的人回到老家的时候,还可以继续工作,当时就用了数字孪生技术,让员工在家也可以看到设备。对于客户来说,当时好像没有出现ROI,它是社会责任,是需要投入成本的。

到2019年年底发生了疫情,大家都得远程办公,事情变得有意思了。原来该企业维持了30个左右的呼叫中心,每个中心有1000人左右。各个中心点的租金成本、运维成本、1000人的通勤成本、防疫成本,这些成本加起来对企业负担非常大,会严重削减利润,导致它扩张到30个中心时就很难再扩张了,而且实际利润率非常低。如果未来可以用企业元宇宙的方式进行混合式办公,可能就不需要再去建那么多的集中式办公地,也许可以变成动态发布,有需要的突然可以临时聚集在一起,而不需要员工每时每刻在同一个地方,作息可能更灵活,有更多的人通过灵活用工的方式参与这项工作,打破了该企业的扩张界限。

【应用于岗位培训与指导场景】

对于客户来说,使用我们的产品后,对成本的控制是立竿见影的。而且和原来的使用方式相比,给企业带来了新的正向的变化。此外,我们在这四个领域的应用有点互通性,比如这家企业用元宇宙的方式讲培训,同行业其他公司也会用这种方式培训,它有传播性,尤其是工业、建筑业都是这样。

高立:在场景落地过程中,遇到最难啃的骨头是什么?

李劼:实施这些场景最大的挑战,一是数据不全。企业有的时候以为自己数据很全,但实际数据是不全的。我们给一家车企做产线数字孪生时,就碰到这个问题。

二是数据有,但不知道怎么接上来。比如平台都已经搭好,客户说我的数据能接上来,结果发现网是断的,村里都没通网怎么接?工业元宇宙、企业元宇宙都会碰上“村通网”的问题。近年来随着5G的普及,数据连接问题正在逐步解决,在很多场景下已经逐渐地把数据跑起来。

高立:当前元宇宙的底层技术(算力、AI算法、存储、传输、交互等)仍不是特别成熟,我们有何对策?

李劼:FactVerse是整个企业元宇宙的入口,它需要把数据直接加载到云上进行自动转换,转换之后变成我们自己特殊的格式开始分发。原来上百G、上千G的大型建筑数据放到手机、电脑上可能都打不开,这个时候你希望一线的工人能使用,这不太可能。

实际上你要换一个思路。第一,回到网游的逻辑,我们是不是能够进行动态的预加载,即使网不太通也能玩,或者跳一个帧,或者绝大部分数据预加载,在玩到那个位置的时候可以再加载一部分,预判到你需要加载到哪部分,可以不停地轮换。其实,我们背后的设计非常类似于大型的开放式网游,走到哪儿预加载到哪儿,在可活动的范围之内,即使网断了还可以接着用。数据是全的,在可视、可活动范围内,甚至可以根据机型进行扩大,里面还有数据结构,可以进行数据挖掘,甚至修改。

用网游的逻辑解决了很多我们当前碰到的基础设施问题,比如加载能力不足、渲染能力不足、带宽不够等,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类似的方式规避。这个方法其实不是我们发明的,应该是业界早就解决这些问题了,只不过原先主要是用在游戏行业,没有真正应用在工业或者企业元宇宙。

高立:今年DataMesh正式对外发布了企业元宇宙系统平台FactVerse实宇宙,平台战略对DataMesh的发展有哪些助益?

李劼:FactVerse是我们在客户需求的基础上提炼出来的概念,它基于原有的数字孪生云平台,在原来的平台上,主要是以应用到云直接的连接,云上有什么数据应用就用什么。在FactVerse里,我们更强调企业元宇宙是企业业务的映射和企业设施、设备的完整映射,而它可以有不同的副本。原来的副本强调人与人的连接,比如我可以和你同时操作一个模型、一个剧本,同时做培训。你要访问的东西它自己有逻辑,别的都只是背景。

在元宇宙的概念里,我可以启动整个机场,机场里所有的设备、车辆、飞机、拖车、货物,它的分布都可以运转;单独把其中某个东西抽出来以后,再起第二个机场副本,依然可以运转,是可倒推可预测的,里面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逻辑,像你玩游戏,身边所有的NPC都是活的,都能跟你互动。这个是FactVerse在理念上的提升,也大幅影响了我们的产品设计和未来的规划。

高立:接下来的业务快速增长,会面临更多跨领域的场景,我们已经形成了哪些方法论?

【DataMesh已有数百家标杆客户】

李劼:首先,底层要能够打通更多种类的数据。数据就是数据,流程就是流程,数据+流程等于业务。但是业务本身后面有Know-How,这是细分领域不同的最关键原因。然后,把你服务一个角色深挖、做透,再去做另外一个角色的需求。总结一下,数据打通,决策吃透。数据打通、流程打通的成本是低的,打通之后可以先上线轻量级应用,然后再吃掉有重度的有专项的需求。

#国际化
一家全球化的企业元宇宙头部企业是如何炼成的?

高立:公司定位是走国际化路线,背后基于哪些思考?

李劼:最初从西雅图回国创业,我认为中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,而且中国有非常好的研发资源,在此场景下可以快速验证产品能不能跑通。到了2017年,我开始考虑,既然在国内能够跑通,那能不能扩张到国外,把产品变成标品。按照这种思维,我们验证了在其他国家、地区市场上也是可以跑通的,国际化的定位由此而来。

高立:DataMesh的国际化商业拓展目前以东南亚为主,该策略依据是什么?

李劼:我们在做整体规划的时候,在新加坡设地区性总部,考虑到新加坡要辐射东南亚。东南亚的企业主要受中国、日本的影响,我们第一个海外市场是日本,现在我们在日本拥有大量客户,出发点也是基于商业化的考虑。

除了考虑区域辐射,还要考虑选择产业集中度,比如公司总部所在区域,它能够控制各种各样的厂。策略再延伸的话,产品走代理商模式,代理商在不同国家、不同地区帮我们做了很多合规的事情;走软件模式的话,则和原来微软Office的销售是类似思路。

高立:全球化的发展战略,对创始人的战略布局和团队配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我们在团队组织方面有哪些经验?

李劼:组织不同文化背景的员工团队,我们摸索出来几点经验。第一是使命感,我们到底要做什么要有预期;第二个我们要怎么做、大概多长时间做出来,也要有明确的路线,这关乎到员工的成长路径到了什么节点上,公司是不是适配员工的成长,要把团队的期待值和使命感一块绑在公司的使命里。

© 2016-2022 高立 & Incubator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. |